|

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洛克希德S-3“北欧海盗”舰载反潜机

发布时间:2013-05-06  原作者: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千亿国际娱乐

  2003 年 5 月 1 日,美国总统小布什在圣迭戈登上 S-3“维京”反潜机副驾驶位置,降落在“亚伯拉罕•林肯”号航母上,随后向全世界宣布伊拉克战争大规模作战行动结束。总统驾临使这架座机获得了殊荣,继“空军一号”和“陆战队一号”之后被命名为“海军一号”。美国海军于 20 世纪 70 年代开始在航母上装备涡扇动力的反潜作战飞机,用来替换陈旧的格鲁门 S-2“追踪者”,这就是著名的洛克希德 S-3“维京”(另译为“北欧海盗”)。“维京”从此担负起航母战斗群远程反潜作战的重任,成为航母舰载机联队中不可或缺的组成要素。成为总统座机无疑是 S-3 服役生涯中最为光彩夺目的一段经历,然而绝大多数时候,人们的目光往往被 F-14“雄猫”这样光鲜亮丽的舰载机所吸引,对它的关注程度显然要弱不是一点半点。然而,S-3 所担负的反潜巡逻任务对于美国航母战斗群的重要性几乎同 F-14“雄猫”所担负的远程截击任务同样重要,而作为一种有效的多用途平台 S-3 及其各种改型还执行着多种必不可少的任务,从根本上提高了美国航母战斗群的整体作战能力。研究这样一种看似寻常普通、默默无闻的舰载机,无疑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和价值。

小布什坐在 S-3B 的副驾驶位置上过了一把飞行隐

50-60 年代美军舰队航空反潜

  我们有必要首先提一下洛克希德的 P2V“海王星”(Neptune)。二战初期,洛克希德在自己的“伊莱克特拉”(Electra——客机基础上紧急推出了“哈德森”式大洋巡逻机,其中超过 1,500 架提供给了英国,由于其结构简单、实用性强,在大西洋反潜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更重要的是它开启了洛克希德反潜机的显赫家世。随后洛克希德又推出了基于“北极星”式运输机的 PV-1“文图拉”(Ventura),而“北极星”无非是升级引擎后的“伊莱克特拉”,PV-1 后来发展成了 PV-2“鱼叉”(Harpoon)。

PV-1“文图拉”(Ventura)

  在改进“文图拉-鱼叉”系列的同时,洛克希德还在计划具备更远航程、更多传感器和更大武器载荷的大洋巡逻机,早在 1941 年 9 月就启动了代号 V-135 的第一阶段研究计划,第二阶段研究计划代号升到了 V-146。这自然引起了美国海军的兴趣,1944 年 2 月 4 日慷慨地与洛克希德签订了研制两架 XP2V-1 原型机的合同。PV-1“文图拉”(Ventura)虽然在结构上允许比较粗暴的着陆动作,本质上并不是舰载机。战后美国海军为了与空军争夺战略轰炸权(其实核心是争夺预算),强行将这种翼展超过 30 米的陆基飞机拉上航母甲板,充当过渡型舰载核轰炸机。1948 年 4 月 27 日,P2V-2 首次从珊瑚海号航空母舰上起飞。

1953 年 VP-18 中队的 P2V-2 飞越杰克逊维尔海军航空站

  当然此时海军并未完全冲昏头脑,他们发现确实需要一种执行反潜任务的新型舰载机。二战末期舰载机已经开始搭载早期机载搜索雷达,但直到 40 年代末中期重量和体积仍比较大,而包括空投声纳浮标、地磁异常探测器在内其他反潜探测手段又在不断涌现。由于起飞重量和机内容积的限制,反潜机无法充分装载各种反潜探测设备和武器系统。为实现航母核轰炸能力,P2V 打肿脸充胖子都不行,更遑论执行反潜任务了。因此,反潜作业需要由双机编队联合完成,其中一架携带雷达扮演“猎手”(hunter)角色,另一架则装备反潜鱼雷充当“杀手”(killer)。在 40 年代末、50 年代初,上述组合就是一机两型的格鲁门 AF-2“守护者”(Guardian)。

  二战临近结束时,虽然德国和日本潜艇已经不构成重大威胁,但美国海军还是要求格鲁门在 XTB3F-1 单发舰载轰炸基础上发展一种反潜机,XTB3F-1 本来是作为 TBF/TBM 的后继者而研制的。这就是 AF-2 的起源,它一开始就是按照一机两型、双机猎杀概念设计的,编号中用 W 和 S 分别代表猎手机和杀手机。在 AF-2 正式装备前,改装自油船的科芒斯曼特湾级(Commencement Bay Class)护航航母曾在 1950-51 年间,短期搭载过双机猎杀型的 TBM“复仇者”(Avenger),编制为 TBM-3W-2 和 TBM-3S-2 各 10 架。

TBM-3W-2

TBM-3S-2

加拿大海军装备的 TBM-3W-2 和 TBM-3S-2 猎杀双机

  AF-2 从 1949 年 11 月一直生产到 1953 年 4 月,连同原型机总共生产了 387 架,包括 193 架 AF-2S、153 架 AF02W、25 架 AF3-S 和 16 架 AF3-W。科芒斯曼特湾级和独立级(Independence Class)级的搭载数量都是 S 型和 W 型各 10 架。两个型号最大的外部差别是,AF-2W 前机身安装有容纳 APS-20 搜索雷达的大型整流罩,AF-2S 则在右侧机翼上安装有较小的 APS-30 雷达,用于目标精确定位,左侧机翼则安装有探照灯。AF-2S 的反潜火力主要是机腹弹舱内的深弹和炸弹,以及翼下挂载的火箭弹。AF-2W 机组 4 人,AF-2S 机组 2 人。AF-3 在 AF-2 基础上,在右侧机身上增设了磁异常探测器。以 AF-2 翼展超过 60 英尺(15.41 米),空重达到 14,580 磅,满载时 AF-2S 和 AF-2W 分别可以达到 25,500 磅和 22,500 磅,由一具 2,400 马力的普惠 R-2800-48W 引擎提供动力。

50 年代初 VS-25 中队的格鲁门 AF-2“守护者”,近处是 AF-2W“猎手”(机腹是 APS-20 雷达),远处是 AF-2S“杀手”

  客观上说,双机猎杀模式算是个较好的解决办法,如果强求反潜机单独执行任务,势必会要么限制反潜探测能力,要么降低武器携带量。当然这种战术缺陷也相当明显:双机编队警戒或搜索同一海域使舰载机的运用效率不高,这在编队换班时体现得尤为明显,作战半径还受到其中滞空时间较小的那架影响;猎手机分片巡逻,杀手机待命出击的战术模式又注定会妨碍了第一时间实施有效打击,如虚假警报较多或敌水下威胁严重,杀手机很可能会疲于应付,难免有漏网之鱼;整套反潜系统分散在两架载机上,一旦其中一架无法出勤,便会造成全系统瘫痪。

  因此,后勤问题、战术缺陷和技术进步很快就否定了双机反潜编队这一应急策略的优势,单机反潜方案成为一种理想的选择。为此,格鲁门公司推出了一种双发上单翼原型机,称为 G-89。G-89 拥有较大的载荷,配备了反潜声纳和武器,以及一部收放式搜索雷达和一部地磁异常探测器,外加探照灯等其他许多必要的设备。机翼和垂尾都设计成了可折叠式,以便于在航母上停放。双发布局带来了相当良好的前半球下视能力,配合粗壮的机身为乘员和设备带来了适宜的空间。

台湾海军的 S-2T“涡轮追踪者”反潜机,涂装很有特色

  该原型机于 1952 年 12 月 4 日首飞,同时被赋予了 XS2F-1 的美国海军编号。随后迅速出现了三种主要改型,它们的编号于 1962 年最终确定为 S-2 “追踪者”(Tracker)、E-1“示踪者”(Tracer)和 C-1“运输者”(Trader)。S-2A 是“追踪者”的第一种生产型号,1954 年 2 月便已开始担负反潜任务,总共向美国海军交付了超过 500 架,并装备到很多国家。S-2A 其中一些是作为训练型交付的,它们被给予了 TS-2A 的编号。由于 S-2 的问世,双机猎杀概念的 AF-2 很快就退出了舰载反潜机序列,改作他用。50 年代中期到 60 年代中期,改装后定为反潜航母(CVS)的部分埃塞克斯级上,飞行联队标准配置中包含有 16 架 S-2E,以及 12 架 SH-34G/H/J“海蝠”(Seabat)(1959-62 年)或 12 架 SH-3A“海王”(1962-65年)。

G-89 家族的另外两兄弟:E-1“示踪者”(Tracer,上)和 C-1“运输者”(Trader)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