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森蚺行动中的F-14“雄猫”战斗机(下)

发布时间:2016-12-26  原作者: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千亿国际娱乐

原载于《Combat Aircraft Monthly》2012年7月号

作者:Tony Holmes

双垂尾骑士(译)

  就像所有参与“持久自由”行动的F-14中队一样,VF-211中队也有一群相当数量的初级军官,其中就包括了米奇.麦卡利斯特(Mitch McCallister)中尉:

米奇.麦卡利斯特(Mitch McCallister)中尉在2001年9月加入VF-211中队,他是当时中队里的8名新兵蛋子之一
米奇.麦卡利斯特(Mitch McCallister)中尉在2001年9月加入VF-211中队,他是当时中队里的8名新兵蛋子之一

  “我在2001年9月12日离开了VF-101中队,加入VF-211中队,一开始只是觉得去履行职责,所以就错过了中队的准备工作。然而,中队的高级军官做得相当不错,在我们抵达北阿拉伯海的时候,我很快就可以去执行任务了。我是中队里的8个新兵蛋子之一,中队一共有15名初级军官(尉官),甚至把初级飞行员和雷达拦截官都分开了。

  “在续航初期阶段,我和蒂姆.费茨帕特里克少校搭档。这是很偶然的,在他成为作战官之前,他是VF-211中队的训练官。在我开始参与‘持久自由’行动的作战任务时,我已经可以和任何人搭档——主要是高级军官和部门的领导。

  “我在‘森蚺’行动中的第一次任务是当僚机,那是一支由2架雄猫和2架大黄蜂组成的四机编队。我们在夜里升空,向着马扎克(Marzak)和交火激烈的“鲸鱼背”山脊飞去,就在我们和前方的加油机汇合时,‘Bossman’呼叫我们,说地面上有人请求空袭支援。编队快速地找到了一名前进空中管制员,他向我们报告了周围的局势,并将目标的坐标告诉我们。编队里的所有4架飞机都进行了投弹,我的前两枚激光制导炸弹击中了院落外的一辆卡车。

沙希果德峡谷里的“鲸鱼背”,这里也是“森蚺”行动期间一些最激烈的战斗的爆发地
沙希果德峡谷里的“鲸鱼背”,这里也是“森蚺”行动期间一些最激烈的战斗的爆发地

  “我们接下来把剩下的2枚炸弹扔进院落里,但是前方的大黄蜂在第一轮轰炸中就已经用JDAM炸掉了这个院落。然而,我们还是按照指示来投弹,结果听见一名前进空中管制员说一群在院落里的武装分子已经上山,正向他所在的位置移动——他自己就在院落上方的山脊上。他问我们是否能快速地把吊舱对准这条小道,我们雷达拦截官把吊舱的镜头收回来,从狭窄的院落变成了整片区域,以便找出那名前进空中管制员所说的地点。

  “我们找到了那条小道,雷达拦截官刚把镜头放大,我们就看见了塔利班武装分子正漫不经心地向那名前进空中管制员走去。我们只是在那里看着,祈祷了一下,将准星调整到200米开外的小道上,它们真的转过去了。

  “这些GBU-12从飞机上落下后10秒不到,目标也发射了变化。在24000米的投弹高度上,炸弹命中要花45秒钟,而且正好在小道的中间爆炸。那名前进空军管制员说,‘卧槽,他们被炸中了!他们被炸中了!我太高兴了!’我们回答道,‘我们也很高兴!’

  “据我所知,这是VF-211中队在‘持久自由’行动期间唯一一次在投放激光制导炸弹后变换瞄准点。我们轰炸过移动目标,比如汽车、坦克、部队,我们还轰炸过固定目标,比如院落和停车场,但都是在投弹前就已经把目标锁定好了。这次轰炸的重要性也是在返回航母后才知道的,这也是我在这次巡航中第一次投弹。

GBU-12的激光引导头
GBU-12的激光引导头

  “我的第二次投弹是在一天夜里,当时‘森蚺’行动快要结束了,我的长机是尼克.迪恩纳少校。我们是一支四机编队,去用激光制导炸弹轰炸沙希果德峡谷中的山洞入口,这是地面部队要求这么做的,以便将敌人的武器库存都封住。目标被命中后,我的僚机看到了一些巨大的二次爆炸,确认了山洞里储存的确实是弹药,前进空中管制员也说我们准确地命中了目标。

前进空中管制员指挥F-14投弹
前进空中管制员指挥F-14投弹

  “这次行动最戏剧性的一幕出现在投弹的时候,那时长机出现在我们的位置上,接着,一枚高射炮弹在他们的右主翼翼尖爆炸,虽然我没有看见,但我听得到机组在后面的咒骂!这种随机的攻击把我们吓了一大跳,也是我唯一一次在‘持久自由’行动中遇到高射炮。我不知道炮弹是从哪里打来的,因为我没有看到曳光弹的痕迹,但我们看到了闪光,只是将它当做炸弹在地面爆炸。

  “我所有在‘森蚺’行动期间的任务都是夜间任务,我们是一艘夜间航母,一般都是在凌晨升空的。我的工作从22:00开始,起床的时候太阳都已经见不到了。我通常都在中午睡觉,只要你不打开舱门看太阳就行。

  “这次部署期间最让我感到害怕的就是在夜间和KC-135进行空中加油,作为一个菜鸟,我之前没有空中加油的经验,所以VF-211中队决定安排我的第一次空中加油在白天进行。糟糕的是,我作为僚机驾驶着一架备用机在夜间升空,到岸上去执行任务。我们的加油机是一架KC-135,我之前从未和这种加油机飞过,所以不得不靠自己来搞定,但是我后座的高级雷达拦截官给了我很大的帮助。

  “驾驶着一架安装了普惠高涵道比的TF30涡扇发动机的F-14A,满载着弹药在高空加油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因为加油机必须飞得很快——尤其是它在任务期间迎面朝你飞来时,飞机上载满了油料,而且还要跟上你的速度。满载炸弹之后,TF30发动机在25000英尺高度以上的油门响应不是很好。

满载炸弹之后,TF30发动机在25000英尺高度以上的油门响应不是很好
满载炸弹之后,TF30发动机在25000英尺高度以上的油门响应不是很好

  “一般来说,把加油管套上锥套后,我们就把左边的发动机油门置于加力2区或3区,然后调整右侧发动机的油门来保持速度——你只是希望加的油比烧掉的油多!当加油机飞到航迹的末端调头转向之际,雄猫将在这个高度上失去一些升力,断开和锥套的连接,直到加油机再度放平,然后重新对接。开加力的时候,你要不断地踩脚蹬,用尾舵来校正飞机的偏航,而且你一直都在担心发动机熄火,然后导致飞机失速。”

“森蚺”行动期间,VF-11中队的F-14B 162911“Ripper 210”正在阿富汗上空和一架KC-135进行空中加油,飞机的前部挂架上挂有一枚GBU-31 JDAM,雄猫在2002年3月11日首次于实战中使用这种武器(VF-11中队)
“森蚺”行动期间,VF-11中队的F-14B 162911“Ripper 210”正在阿富汗上空和一架KC-135进行空中加油,飞机的前部挂架上挂有一枚GBU-31 JDAM,雄猫在2002年3月11日首次于实战中使用这种武器(VF-11中队)

  虽然在空中加油的时候遇到过困难,但是驾驶这种格鲁曼战斗机的海军飞行员保证了雄猫的每一次空中加油都能顺利完成。诸如预警机和加油机之类的辅助机种对“森蚺”行动的成功是功不可没的,而VF-211中队的迪恩纳少校认为攻击机群提供空中加油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在我看来,‘森蚺’行动中最重要的飞机就是大型加油机——美国空军的KC-135和KC-10、英国空军的L.1011三星、法国空军的C-135。通常,我们在抵达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边境处与他们汇合,然后带着我们前往目标区并在那里徘徊,直到我们完成任务,接着又把我们带回到航母上。感谢他们在行动期间提供的帮助,油料对于我们来说真的是一个问题。

  “从纯航空的角度来看,加油机在晚上是冲着F-14而去的,尤其是飞机上挂满了炸弹后,而且KC-10和KC-135在30000英尺高度上以525节速度飞行,给VF-211中队的机组带来了‘持久自由’行动中最具挑战的空中加油。天气变糟后,在30000英尺高度上和一架美国空军的加油机对接需要频繁地打开加力。工作在高空的和飞机的重量加剧了TF30发动机的失速特征,至少有2支机组在加油时出现了2台发动机全部熄火的现象——一台发动机失速则更加常见。

  “夜间开着加力和你的僚机一起飞行会让夜视仪里一片花白,所以我们决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飞到加油机附近后关掉夜视仪,这从某种程度上降低了‘吹风机’的耀眼光线。”

夜间开着加力和你的僚机一起飞行会让夜视仪里一片花白
夜间开着加力和你的僚机一起飞行会让夜视仪里一片花白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扫一扫关注千亿国际娱乐微信